0%

无题

null

然而我的心很平安;没有爱憎,没有哀乐,也没有颜色和声音

然而这是许多年前的事了

然而现在没有星和月光,没有僵坠的蝴蝶以至笑的渺茫,爱的翔舞。然而青年们很平安


君不见,月如水

局域网之外的某些人纪念着三十年,一如一个月前局域网内官方纪念着一百年。昔日书生意气不再,只余残破躯壳,被人拿出来晒干了高高挂起,铸成新的图腾和血色大旗。

走近一看,这旗帜不见血色,暗淡无光,轻轻一吹,灰尘抖落

旖旎的生命不见踪影,在大风暴前,不见人哭,不见人笑。韭菜隐约发觉经济不好,电视只道稳中向好;不知大风波又将怎样到来,也不曾拥有灵便的手脚,只能抬头望像乌云聚集的天空。

怎奈影帝临走前一席话一语成谶,时局至此,正未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大清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

承平日久十几年了,九十年代入世后的美(xue)好(han)时(gong)光(chang),也该结束了,新时代,来了。08年四万亿之后,涨价去库存、棚改、15股灾救市、公鸡侧+环保左右出击,带路,那可真是治国鬼才,迪士尼捡到宝了。反正今天这个样子,也没有回头路了。(当然春秋大梦该做还是要做的,梦里啥都有)

魑魅搏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

皆误在,今日不和,明日不战。鼎之轻重,可问否?

冰与雪,周旋久.

物价闯关,再来一次,不知如何?

失业和通胀,会是哪个呢?难道…

尽道丰年瑞,丰年事若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