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写在被消灭的路上

庚子年,格外的长

谶言里庚子年破事可不少,现在全世界都看起来不太平,暗流涌动。就不睁眼说瞎话搞些新年大吉之类的玩意了。

庚子鼠年计划

还记得当年的梦想吗,不仅天涯变了,新浪搜狐变了,谷歌也免不了(也许没变,当年才是装的)。看了一圈,真诚可爱的反而就是花姐王垠之流。

当年

唯见日寒月暖,来煎人寿

十年的经历教会了我很多,但不免也有许多被浪费的时间和精力,值得我反思和总结。总的看来,我并没有比其他人做得更差。很多 IT 人终其一生也没有学会什么新东西,很多人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写出面条一样扭曲,别人不敢碰的代码。转岗做管理也是各种瞎指挥,看其他人眼色行事,一切为了“站对了队”,为了混到更高的位置。

我现在在勃八本的劝退专业搬着没什么用的砖,搞着骗钱的垃圾项目划水摸鱼制造垃圾写bug,惭愧

本来我还是想做一点事情的,现在发现不如划水去搞点有意思的

看看范畴论、矩阵代数

大一大二那会不听课,埋头啃高代数分数理方程看朗道,试图啃过近世代数,没啃动
现在一年没怎么推公式,发现已经不如之前了,我怕不是要老了。
有些东西,三四十岁再学就学不动了

看看CSAPP等书

补一补你电只讲名词概念浪费生命的微嵌课欠下的债

学一点数据库和javascript

之前打算

把立下的Flag和挖的坑填了

填不了就扔到2021年,反正那个时候我就要被消灭了,不用填了

扑杀入侵物种

包括不限于流浪猫、流浪狗、红耳龟、福寿螺、克氏原螯虾

近况

最近闲了一点,把博客的评论换成了utteranc, 把mathjax换成了katex
试了试Hugo,速度确实快,也没有nodejs这么多依赖问题,但是颜值平均比Hexo低两层楼,Hexo那些插件也没有好的替代和移植。
也没有在Hugo里面找到一个Next这样令我喜欢并且一直维护的主题,只看到一个hugo-book的主题,替代gitbook做文档应该不错,gitbook的生成速度是真的慢。。。
(不过这个快是生成速度啊,整个网站的加载速度跟这个也没有太大关系,也就在写很长很多的内容的时候有,静态博客还是得看效果啊,生成速度再快有什么用呢)
ps:终于知道为什么有的人用Jekyll、Hexo、gitbook非要整个CI了,有的内容多了生成速度确实慢啊,动不动几十分钟一小时没了。Hugo的速度让这些都没了必要,我也没看到多少这么搞的(Hugo用户运维和后端开发的比例可比Hexo那些高多了)。(Hugo性能也不错,直接用hugo的server跑在服务器都行,不用Nginx之类的完全没问题。

元旦在沙河边转着玩,又看到沙河有一群大妈拿着七八个桶直接倾倒鱼和小龙虾(对,就是那个著名入侵物种克氏原螯虾)。这几天网上冲浪又看到日人民报等辣鸡营销号消费过世白鲟,还纷纷把图配成匙吻鲟,心里不是滋味。长江流域基本也凉的差不多了,当年葛洲坝一建,白鲟中华鲟达氏鲟就凉了一半,挖沙和万安水库和富春江水电站也把最后的鲥鱼搞没了。鄱阳湖要是再乱搞,江豚基本也要凉透了(虽然不乱搞也要凉透了,时间问题,无力回天)。那些数不清名字的小鱼就更惨了,好多两个图片和影像都没留下

哦,对了,前几年长江养殖逃逸了大量杂交鲟,中华鲟和达氏鲟野生种群基本就废了

寡鳞鱊重现江湖的奇迹可能再也不会有了。

千斤魶子万斤象,黄排大了不像样

白鲟

就现在这样子,不仅斑鳖要上路,鼋八成也保不住;不仅白鱀豚没了,江豚(窄脊江豚长江江豚亚种N. a. asiaeorientalis)也迟早凉。
斑鳖在某动物园的惨状大家应该都知道了,鼋也好不到哪去(国内的龟鳖都好不到哪去)

鼋,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像样的保护区。也就是说,救助团体一直是民间(或挂靠)开展的。某保护区我就不点名了,有文件,一直不施工,民间捐的俩成体鼋一直养在水泥池子里……

最近被骂的扎龙保护区也是打着保护的旗号干缺德事呢,对了,前几年的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也是打着环保的旗号。好多湿地绿化和荒漠绿化都是把原来好好的灌木草地沼泽全种成整齐划一的树,哇,这破坏生态的绿色荒漠算政绩呢
这里全文转载流年消年少同学的一篇旧文:从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看看党的千秋伟业

逆天改命,非以倾国之力而不能为

​​​ 2016年底,微博上因为江西省水利厅一篇《 鄱阳湖水利枢纽环评 请你提建议》的公告引发了不小的风波。无疑这个举动将会对鄱阳湖生态环境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濒危的长江江豚、白鹤也将为此陷入灭绝的境地,那为什他们会出此下策呢?前几天与老师朋友讨论这个事情,个中缘由可能真的不简单。

下面都是胡说八道,大家请勿轻信
我们先看看好端端的鄱阳湖​为什么会见底?没错,因为我党的两项“千秋伟业”。 目前,中国两大世纪水利工程——三峡工程早已完成、南水北调工程东线刚刚正通水,中线已经贯通,西线还未开工中。对于如此重大的工程,一直有颇多争议,如修建三峡时,反对意见也非常强烈。三峡建成后,是否会引发干旱、地震等自然灾害都成为了人们热议的焦点。而奇怪的是,南水北调工程几乎没有专家反对,顺利开工建成。对南水北调的质疑也远远不如三峡工程。这是很令人奇怪的地方 多年前,一位旅居德国的国土专家王维洛为就揭底了南水北调和三峡,个中缘由触目惊心。
前几年长江中下游缺水缺得很厉害。从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和湖北都缺水,特别是湖北省缺水缺的厉害。国内报导是说,湖北的水库都已底朝天,没水了,洪水浪打浪也没浪了。洪湖水也就剩几十厘米深。根本原因是因为湖北省担任了中国两个最大的工程—三峡和南水北调工程。其实这两个工程是一个姐妹工程,密不分,南水北调中线方案的源头工程,就是三峡的水源工程。三峡工程问题突出的原因,并非像国内宣传的那样是什么三峡派海外黑手搞的,其实是国内地方对中央矛盾所引起的。因为干旱现象在湖北和江西已非常突出了。
三峡工程干旱问题的治理,首先是江西省在13年提出来的,是省水利厅一些技术人员要搞鄱阳湖拦水大坝工程。为什么要建这个工程?是因为三峡大坝影响了鄱湖的蓄水,这么引出来的。
2013年的干旱,是当时专家预计的2030年要出现的,那么现在2011年就出现了。而且缺的很厉害,也不像人们说的南方水多,长江流域也将进入枯水,中下游缺缺的很厉害,尤其是湖北省。当时的湖北所有水库几乎是底朝天了。就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源头的水库—丹江河水库水位已降到死水位,没有水可以向外排放了。以当时湖北省要求三峡水库赶紧放水。如果当时三峡工程放水的话,就可以看到一个相当可怕的过程,就是说三峡把每天放3000至5000多立方米的水,但是水到湖北地区马上就被抽上去。
鄱阳湖快干枯江西省受不了,为什么?因为中国的抽水工程太厉害了,水泵太厉害了,把长江的水都抽到支流里去了。所以主流水位越往下游水量越少。所以人为自然干涉情况已到了很严重的地步。这种干旱情况未来还会重复出现,而且未来在用水问题上的矛盾还会更尖锐。
南水北调的是中线方案,是指从三峡把水调过去,而不是在丹江口把水调过去。要在三峡把洪水卡住,把三峡的水调到北方去。
长江在历史上流量最小时就有3000多立方/每秒,而黄河平均也就几百立方/每秒,两条河相差很多。长江平均年流量每秒是一万多立方。洪水期流量更大,千年遇的洪水流量大概是九万多立方/每秒,万年一遇的洪水流量是十一万多立方/每秒。如果回到长江的原始状态,其出海口是个湖,湖面宽是20多公里。唐诗中:“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你会看到那是一条很宽广的河。所以在历史上说长江洪灾很少,而说黄河洪灾的记录就比较多。因为长江下游的蓄水能力很大所以洪水灾害比较小。所以现在长江水位少,而抽水就形成了湖北抽水,湖南就没有多少水可抽,那江西就更受不了,因为水位更低,所以鄱阳湖就像长江的水保住了,因此江西省闹得就特别厉害。
南水北调和三峡里面太多荒唐的东西了,建国以来中国的水利就是在玩水。它根本就不尊重自然规律,想把水折腾到哪儿就折腾到那儿。其实如果中国真的要调水就应该使用地下暗管,就像输油管道一样,埋在地下,又能省地、又没有风险,还能避免人家抢水,能保证进京的水。可是领导人必须让他的功绩让老百姓看得见还得让天上的卫星能够拍得到,比方说隋炀帝修的大运河还留在那儿,南水北调的工程是XXX搞的,三峡工程是XXX的,留在那儿的。
除了领导人,知识分子也是很聪明的,他们是有学习能力的。看看三峡工程中在最后报告上签字的那些专家们,最后都成了工程院和科学院的院士,成了对国家有献的特殊专家和院士,得了这个奖那个奖。你再看那看看那九位没有签名的专家,他们的水平绝对在签了字的人之上,但是没有一个人成为院士。中国的知识份子名利都看得很重,这也不是他们的错。这些还想进入科学最高殿堂的知识份子,他们在三峡工程的学习过程中,知道还是不说的好,说了也没有用。 因为他们的想是步入殿堂,如果他们说了的话,现在很可能连一个科研的题目、科研经费都拿不到。就像黄万里一样,给三峡工程写了那么多的论文,他有一分钱的科研经吗?他从朝廷拿了一分钱的科研经费吗?没有。
所以说,三峡工程在中国的学术界造成了一个很坏的影响,开了一个很坏的先例,后边的人知道了,尽管不是像当初那样被打成右派,可他把你打成另类,没有科经费,那你怎么办!你想当院士,没门。所以他们就不说了。我们一直在玩水的专家学者们,竟忘了一个最浅显的道理:水是从高往低流的,真乃一大黑色幽默。 当一件事,光有赞成而没有批评意见时,这件事错误的可能性很大。当三峡工程和南水北调工程只剩下一位黄万里先生,像唐吉珂德一样批评时,就注定了。
所以,鄱阳湖的现状就是这样, 不建大坝,江西无水可用;建了大坝,毁了白鹤和江豚栖息地。人与自然,在我朝一直就不是可以和谐发展的。
大家都知道这两项伟业贻害万年,谁又敢反对呢? 民众反对–有个屁用,实在不行给你扣个反贼帽子你试试。地方官员反对–除非你想断送大好前途,呵呵。专学者反对–呵呵,当政者反对–否定前辈路线,自扇耳光。所以,这是一个很现实,也很魔幻的中国特色的伟业。
~最后,祝伟大祖国繁荣昌盛,千秋万代!

十年之前,我还在上两江,那时候两江很热闹,现在两江也还开着(这里感谢饿老大,坚守到现在不容易)

在成都的河里湖里随便找找,能看到什么呢,满地食蚊红耳龟福寿螺罗非小龙虾,再找找才能看到点子陵和吸鳅爬鳅之类的,唉

Repair what you can — but when you must fail,fail noisily and as soon as possible.

不知巴拉水电站能否被拦下马,留给川陕哲罗鲑的时间不多了

十年前,小南海水电站,下马了

坚决反对修建小南海水电站

也罢

道子搜山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