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我来思,雨雪载途

写于2020秋,窗外阳光明媚

两事谁向道,自作秋风吟

再见火狐

Mozilla裁员四分之一,感觉挺不是滋味的,这次连MDN和rust都给砍了,是真揭不开锅了。开源社区近几年混的越来越惨,这种违背经济规律逆天改命的乌托邦注定没有几个好结果,早晚是这样。理想主义者正在逐渐凋零,众人先后涌向钱多的炒币人工智能区块链,幼稚偏执的老古董般的声音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淹没。cjex年纪轻轻与世长辞,或许是倦了,这个世界确实没这种人的好去处了,不用在看这个越来越撕裂的世界,也不好说是好事坏事。不过看着一个鲜活的互关网友之前还在知乎推特谈笑生风,突然就走了,心里总不是滋味。 最早用火狐是零几年那会,在妈妈炒股用的电脑上,当时火狐意气风发,连我用的小学微机课本上都写到火狐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浏览器,大有取代IE之势。哦,那会微机课本上还叫我们用谷歌呢。 后来谷歌拿着chrome和Android打退了wp。再后来谷歌开始作恶,微软反而向开源社区示好,造化弄人。 火狐n年老粉,最近几年对火狐好感急剧下降,但是还是不舍得换Chrome,一边骂一边捐款一边用。反正chrome之流没有让你在安卓上装Adblock插件的良心。 最近几年因为火狐瞎折腾搞的大批老插件没法用、反复横跳导致开发者叛逃、被v8引擎甩开太多,win10上表现极差,连Linux上都逐渐被chromium超过去了…… 虽然知道靠捐款用爱发电的乌托邦肯定要被拍在历史的沙滩上的,但是真凉了还是有点舍不得。

opera放弃自己的内核,微软把老edge扔了用换皮chromium去抢chrome生意,火狐也独木难支(好吧,苹果还有个safari,几乎可以忽略了),谷歌一统江湖.....当然,谷歌不是当年那个不作恶的谷歌了

最终让我放弃火狐还是它最近的安卓更新,又作妖了,能用的插件一只手能数过来。怕了,当年电脑版更新一堆老插件用不了的惨案历历在目,想想还是是时候说再见了。

互联网的落幕

豆瓣上的这个国内互不联网公司的调性,一次性说完好了贴子很多人都在转,哦,在互不联网公司上声讨互不联网公司,与虎谋皮尔。

大多数时候是这样的,用户不愿意掏钱,所以有的时候选择开源软件,跟自由开放共享没有关系(其实只是想找个免费软件,什么是开源他们真的不在乎,也没听说过)。他们用盗版的理由也是一样的。就像当年下BT种子,大多数人也只是想白嫖,可能不少人都没听说过分享和做种这种事。

这学期选了门医学统计,老师说我们用SPSS,然后发盗版安装包(当然是windows版的)。我找了找发现一个叫PSPP的替代品,GNU做的,仅就这门课几乎能完美替代SPSS了,安装包还小。为什么不用呢,我也不知道,可能大家就是喜欢盗版吧。当年大一用matlab的时候老师倒是推荐过Octive,除了simulink仿真之类的东西基本上数值计算替代matlab没什么问题;不过大家还是都去找了盗版的matlab装到了自己的电脑上,虽然从百度网盘下载几个G的matlab再破解一下比直接下个Octave费劲多了。

大多数财大气粗有付费意愿的部门/公司就更不买开源的账了。当然啦,不用掏钱就能用的为什么要花钱?。说起来你电之类的部门每年花巨款买windows和office,就是不愿意给Linux捐一点钱,连国产WPS都不愿意支持。哪天被制裁了禁止用微软的东西就好玩了。都不指望捐钱了,你电那个图书馆给师生访问校内论文资源的VPN连Linux都不支持哦,哈哈。你电曾经想买evernote,然后在实体清单上没买成。那你电会拿出这些钱的十分之一来赞助开源软件Zotero的开发吗,显然不会的。

当软件行业不再是朝阳行业,开放共享的互联网也到头了,欢迎来到各个公司跑马圈地的封闭世界。当然,对于大部分人,刷着引人沉迷的抖音比使用根本不管用户体验的开源软件更舒服,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