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狂澜挽不回,遽怜遗蜕化飞灰

So this is how liberty die, with thunderous applause

想来我也算半个医学逃兵,颇有些惭愧(元旦那会听某个学医的群友在电报说武汉不太平,然而我怂,即没敢跟周围任何熟人说也没敢发到国内群里,完美逃过了央视训诫…….

一管就乱,一放就死

经此一疫,又有一群不食人间烟火的人黄粱梦醒,纷纷如丧考妣,惊讶愤怒心痛,只觉所住非人间。你们是第一天住在人间吗?或许是承平日久了,想想这十几年真是好日子过多了,真觉得和平发展充满爱是世界主流了,这一片绿油油的韭菜不割都对不住韭菜。就像之前的故宫大G,愤怒可以理解,惊讶就太外宾了。
难道你们不知道权贵一直如此?
难道你们不知道公卫和防疫本来就是个摆设?
难道你们第一天接触慈善和红会?
难道你们第一天活在地球?

然后在恐慌下自相践踏,死伤甚众,隔离这么严疫情没把你们搞死经济先崩了。

忘记历史就会梅开二度

社会主义没有失业,那叫下岗

有人怕了,就怕跟SARS扯上关系啊

这病毒终于还是有了个名字叫SARS-cov-2,然而国内官媒一个个都有意回避SARS的说法,甚至绝口不提非典,非得叫新型冠状病毒,却又说不是SARS
我们随便点开一个百科,比如默沙东手册:

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是由SARS冠状病毒(SARS-CoV)引起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疾病。

这可不就是SARS,这次疾病就叫 SARS2 我看正合适。
WHO(Winne Happy Orgnization)不管这个叫 SARS,当然了,他们还满口可防可控不列疫区,我建议WHO加大力度,力度再大点就可以被总书记亲自批准火线入党了,岂不美哉

你们还是说点人话吧,什么2019-nCov啊,什么NCP啊,特色社会主义都能叫社会主义,这新型冠状病毒都不算SARS?

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
—-左壬最爱的鹿克斯祖师《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
太阳底下并无新鲜事
—-某些保守派右壬最喜欢的圣经

国士垂垂老矣

元旦那会我觉得这个可能要闹大,当时也没想到会闹成今天这个样子。

03年非典,蒋先生做出了青史留名的举动,涛哥不戴口罩亲临广州街头,臊子面稳住了北京。今天只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笑话,让大家觉得“彼可取而代也”

大家一边吹捧钟南山,一边骂双黄连和可防可控,我看得哭笑不得。
钟南山当年的板蓝根和可防可控大家都忘了吗?莲花清瘟都忘了吗?
他可不是糊涂,他自己是不信的。他父亲都是反中医的。

板蓝根

以下内容直接复制自维基百科

2月11日上午,广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广州地区非典型肺炎情况,称所有病人的病情均在控制当中。强调对于广州千万人口300多人染病是个很小的比例,非典型肺炎只是局部发生,河源中山等市已无新发病例报告。还解释了2月前前阶段没有公布情况的原因是:河源中山等地的患者经过治疗大多已康复或好转没有再发病,非典型肺炎并不是法定报告传染病,而发病人数305例并不算多。负责人强调会按传染病法公布疫情。
同日下午,广东省卫生厅举行情况通报会。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表示,市民到公众场所进行正常的活动是不会受到感染的,宣布广东大中小学将会如期开学。专家还指出,从临床角度看,可能是由病毒引起的,也有可能是病毒的亚型或变种引起的。对于患者的治疗都是采用“对症下药”的方法。

当然了,肯定有人让我闭嘴,我算个什么东西,哎,我还真不算个东西。
我一个稀里糊涂读了几年生物医学工程的工科狗,给自己脸上贴金也只能算半个医学相关闲杂人等,跑到知乎^2去说两句,能引来几千个人追着骂我。(2020年的,2013年前的应该不能)

那我就贴一点小儿外科裴医生的话
(以下内容大段粘贴,指不定哪天号就没了,留个备份,前几天刚炸了一大批怼中医的)

小儿外科裴医生
2019-9-8 09:36 来自 iPhone客户端
你要是以为钟南山在这个“科普”中讲到莲花清瘟胶囊是无意的,或者他只是因为没有了解这个药,那就太幼稚了,人家不蠢,只是没有节操,为了利益,用自己的学术地位给那些没用的药站台背书,就是恶。O“知感冒·防流感——全民科普公益行”活动在汉举… ​​​​

这活动还有视频哦(太长了就只贴个图好了)

这底下有个评论:

fanbobb:如果有人问我,连我们最该拥有权威的院士,前几天还有正能量新闻的院士,都宣传中成药,你还成天说中药是骗人的吗?我作为一个非医学专业的普通人还真有点哑口无言

我也哑口无言。

小儿外科裴医生
2月2日 22:07 来自 iPhone 11 Pro
面对一个大家都不太了解的病毒,被感染了有什么丢脸,为什么要用此这么恶毒的词?我觉得他比钟南山客观、务实、专业、真实多了。//@st5873:这样草包还有脸出来到处接受采访
@小儿外科裴医生
中青报对这篇对@北大呼吸发哥 的访谈很不错,推荐大家看看。O卫健委专家组成员王广发出院了,回答了我们8… ​​​​

阿瓦达啃大瓜1633:回复@蓝小诺CC:几年前亲耳听钟老板在欧洲呼吸病年会分会上演讲说他们团队研究治疗H1N1板蓝根有效,莲花清韵胶囊有效,当初差点以为听错了,那时才明白钟老板那一刻的身份是行政官员不是医生。

下面这段已经被删了,戳到某些人的脊梁骨了。这里我手动加粗,以免太长不看的读者在跳读我写的这一堆垃圾时错过重点内容

@小儿外科裴医生:专业我就说几个词吧:连花清瘟、板蓝根、装修致白血病、兰菌净、羧甲司坦、口罩。//@嘛咪嘛咪-hong:所以我想知道钟南山哪儿不客观,不务实,不专业,不真实呢?(非杠,真心请教)

当然很多都删了,还有很多没有说出口(很多话我也没说出口)

昨天在隔壁号我又有一篇文章被删了,算上之前被删的和推送不出去的,整个疫情期我有约1/10的文章没法见人,昨天看到棒棒医生的那篇循证的崩溃的文章也被删了,医学专业人员连专业问题都不能讨论和发言,那可能是这块土地真的不再需要专业和科学了。 ​​​​

19年10月钟南山还在搞:钟南山:正研发新版板蓝根,药效或强五六倍,还给莲花清瘟站台,对了,还有虫草呢(就是内含重金属,改变了平西王历史的进程的那个虫草)

什么叫国士无双啊,战术后仰

另,友情提示,李兰娟的人品、水平和能力还不如钟南山。

没多少人提起,蒋先生的往事
据说蒋先生现在身体也不太好,唉

蒋彦永先生

“我之所以能直面现实,是因为我相信我们的国家。因为国家如果能从我提供的这些情况吸取一定的教训,因此建立好公共防疫制度,从SARS的挑战与困境中站起来,获得全世界人民的信任。”

这次怕是让老爷子心寒了

当然某人青年时代就亲自读过莎士比亚,并且在15年引经据典告诉过我们:“凡是过去,皆为序章”。^1

我将无我,亲自指挥

正常表现罢了

因笑王谢诸人,登高怀远,也学英雄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