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Manjaro。再见,Manjaro。

洗手.jpg

虽然有一些办法不重装从Manjaro跑路到Arch, 但是你会遇到各种Manjaro魔改的遗留问题(尤其是加入了相当多魔改的最新版Manjaro,据说很早以前比较容易直接滚成Arch),the dirty way

我甚至觉得上面这个方法想得到一个纯净的Arch,难度比你去arch的archive下载一个10年前的iso(真正的有图形界面的arch安装镜像哦,官方的)再借助Arch Linux Archive(Rollback Machine)等一点一点滚到最新都麻烦。(至少去年Arch群友们玩过这个活动,勉强可行)

直接重装一个原味Arch应该是最快的,也是后遗症最小的。总有人觉得直接不重装换源成Arch比较简单,很遗憾,这其实是最麻烦的一种方法。天上不会掉馅饼。

更新--再见Manjaro,

前一阵Manjaro社区出的争吵让我跑路了,Manjaro之前用的还比较舒服(当然直到现在都比较舒服),以后就不知道怎么样了。外面Arch社区骂声一片,里面还总在内斗,不断有人出走,前几周连jonathon都气走了(跑去隔壁endeavour os了)

jonathon的声明在这篇帖子

过程大概是这样的,philm(Manjaro的CEO,反正Manjaro社区的不少人都觉得此人非常讨厌)挪用社区赞助捐款2000欧元,用于给自己买的电脑。这次购买并没有跟掌钱管家jonathon商量,也没有在社区内征得同意。jonathon觉得按照规定这钱只能用于Manjaro项目的网站建设、项目推广之类的,不是给你们恰烂钱的,然后在论坛发帖子怼philm,然后帖子被删了一次,jonathon的管理员也被撤了。帖子下面众人纷纷表示philm不回应道歉以后再也不捐助Manjaro了,不少人表示以后再也不用Manjaro了,并考虑跑路到KDE Neon、Kubuntu、Arch、Endeavour OS。

philm的回应闪烁其辞,一直说事情不是大家想的那个样子的,但是大家怼他让他公布他和jonathon的完整聊天记录他又不肯。最后philm屁事没有继续担任Manjaro的领袖,jonathon跑路去了Endeavour OS。

再次更新--pamac不慎向aur官网打出了DDoS

Manjaro的Pamac不小心DDoS了aur.archlinux.org, 每秒40多来自pamac的请求,aur遭到暴击。 很喜欢reddit评论里的一句话:Just when I thought I couldn’t hate manjaro any more.

https://www.reddit.com/r/archlinux/comments/mz3biz/is_the_aur_down_for_everyone/
https://gitlab.manjaro.org/applications/pamac/-/issues/1017

关于社区文化和商业化

微软的商业化非常成功,苹果和安卓也是。

即使Linux桌面发行版这种反商业风气比较浓的地方,商业化也不意味着坏事。

REHL也还算不错,名声也比较好;Canonical争议比较大,虽然不招Debian等开源社区的喜欢,早年间也算对推广Linux桌面有贡献,后面snap等有点evil化了

当然,或许还要算上国内的Deepin。(奔着Windows的竞品去的,和其他Linux社区的画风和定位不太一样,倒是和安卓的定位挺像,总不是坏事)

然而Manjaro的商业化我很不看好,就我目前看到的,对上游没有太多贡献,反而给上游带来了更多的麻烦。而且还有一点,Manjaro挪用社区捐款到公司口袋里面,虽然都是Manjaro,但是这在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很多开源社区人严重这已经是重罪了。当然,也不全是坏事,就不少人的体验来看,至少用起来比Ubuntu舒服不少。

红帽的商业化就很成功,一开始就是给企业提供服务器支持等商业化内容,挣了钱反哺Linux社区。Deepin有不少情怀,比某些充满国家经费和金钱气息的发行版好不少,打包了很多deepin-wine也好DDE也好争取到国内不少公司配适Linux也好,都还算不错。Deepin虽然也带来了大量的小白,但是没有涌到Debian等社区去造成很多麻烦。

我们重温一下“b站或许会倒闭但绝不会变质”的典中典(不知不觉蒙古上单发表重要讲话也一年了,笑)。为什么b站就被骂的这么厉害呢?优酷土豆乐视爱奇艺哪个广告不比这个多,开头的广告还无法跳过。论视频质量和推荐无营养的视频、还有强制使用手机app、以及抄袭和营销号,跟抖音快手比现在的b站已经算良心了吧。
就像早期的b站那样,这是一群小圈子和爱好者,首先这不是一个商品,这是一个社区,没多少营销号也没有广告,很多人是倾注心血去做视频的,感情很深,氛围也很好。(国内其他视频网站可能也就被封的内涵段子“段友”(现 皮皮虾)有早期b站用户那样类似的归属感了,什么?a站?a站还活着啊?) 当然视频网站的运行成本比较高,靠用爱发电一般做不了很大(就算商业化吃香难看都难免亏损,比如爱奇艺),人多了以后商业化是难免的。

相信大家都能看到Arch社区对Manjaro用户的态度,不管是在archlinuxcn论坛或者irc、电报,还是在国外的reddit社区等,……&(%&&¥人*&……(此处省略500字)

不少Arch用户和维护者对Manjaro的恶意大概就像b站老用户这样(你看苹果微软不是比Manjaro邪恶多了,但是他们敌视这些的次数可能比Manjaro要少)

Arch背后没有商业化背景,甚至没有红帽或Canonical这样的公司,然而还是有了比背靠大公司的发行版更多的包(算上野包)和更丰富的wiki(可能没有红帽的wiki好,但是中文翻译多),这都是Arch的维护者和用户们用爱发电一砖一瓦的心血。它不像Windows和Mac或者红帽的RHEL那样一开始就是一个商品,而且Arch的特点也不太适合做服务器或者商业化。(可能gentoo的商业化用途都比Arch多,还是有一点运维在用gentoo当服务器的)Manjaro的商业化,和原来的社区格格不入。很多地方直接和arch的不少理念和作风背道而驰。 不幸的是Manjaro的社区也有不少伸手党,大量安利Manjaro的视频和帖子都只说好用、好看、好安装,绝口不提社区文化和用户责任。(而且还在教程里让你添加archlinuxcn的源,同时还说Manjaro更稳定

曾经的Arch的ISO有GUI安装界面的(10年前),后来就没了,而官方Wiki上的安装指南也对新手不那么友好了(越来越不友好了)。这里面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是过滤小白用户和伸手党,提高用户门槛。这个策略应该还是比较成功的,然而这挡不住Manjaro等发行版的用户。(许多完全有能力安装、使用Archlinux甚至为Archlinux做贡献的用户一开始都被吓到了Manjaro,走了一些弯路,兜兜转转又被洗手到了Arch) 今年愚人节当天Arch出了一个archinstall的TUI安装方式(还在extra仓库里),当时我一度以为是愚人节玩笑。不过试了一下,还是与其他发行版的GUI安装界面相去甚远。

短期看来不会,长期看来应该也不会。可能是无奈之举吧,暂时也找不到太多比提高安装门槛更好的过滤伸手党的办法了。

这种过滤机制类似很多论坛(比如52pojie等)的邀请制、等级制,早期知乎也是这样的邀请制(甚至还要求实名)。前面提到的b站早期也是要答题的(而且题还很难)。 这些做法确实很有效,很多论坛都靠邀请制挡住了伸手党和发广告的。知乎在开放邀请后内容质量的下滑速度经历过的人应该印象很深,b站也是。我还是个真·小学生的时候赶上了许多中文论坛的最后余辉,现在再想起那些倒闭的、变质的、冷冷清清没人说话的论坛曾经高朋满座的热闹的场面还是不胜唏嘘。Manjaro给Arch带来的影响,总让我想起曾经经历过的社区没落过程。。。

链接

Manjaro Controversies
【译】Manjaro 的争议 源码菊巨的中文翻译
Why You shouldn't use Manjaro.
Why not Manjaro?
Ubuntu 推出的Snap应用架构有什么深远意义? - farseerfc的回答

他山之石

Arch的社区属性要远远大于工具属性和商品属性,我们看看那些耳熟能详的社区。这里扔了很多知乎的链接,是因为,我觉得“btw I use arch”和部分arch粉丝在众人眼中的快要溢出优越感,和早期(13年前)中期(15年前)的知乎特别像。很奇怪openSUSE社区和gentoo社区等都没这种arch这种说不出来风气,如果非要找个相似的,可能是部分vim党(emacs党类比gentoo) 还能再诞生一个像早期知乎氛围和内容质量一样的社区吗?我觉得不能(限定简中,长城之内)。还能再诞生一个像arch这样的社区吗?我觉得也不能。有些东西是90年代和2000年初错过就不再有的,未来是商业公司、手机app、短视频直播,自由软件和社区、理想、小众社区诞生的机会不多了。(AOSC等地方能看到火苗和种子,然而每次我看到十年前整个互联网的氛围和现在的样子,还是有点悲观)

哔哩哔哩注册为什么要去做题?
知乎最近涌入了很多在校大学生,这会对知乎产生什么影响? 这是一个2012年的问题,今天看起来有点苦涩
怎么找到知乎早期的经典回答? 这是一个14年的问题 佐藤謙一等人的离开是知乎的转折点吗? 佐藤謙一删掉所有知乎记录离开知乎的原因是什么? 葛巾为什么离开知乎? 同样是几个14年的问题 什么是「知乎遗风」,现在还有哪些知乎用户拥有这种「遗风」? 这是一个2020年的问题